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这就是与武当山、龙虎山、鹤鸣山并称中国道教四大名山的齐云山么

2023-06-01 06:14:49 431

摘要:直上白岳览奇观汪鹤年五岳的大名早已烂熟于心,没听说过在安徽休宁县境内还有一座白岳。直到走上山脚的登封古桥,面对那一溜拉开的并不高峻的峰岭,我心里仍重重地打着一个问号:这就是白岳么?这就是与湖北武当山、江西龙虎山、四川鹤鸣山并称中国道教四大名...

直上白岳览奇观

汪鹤年

五岳的大名早已烂熟于心,没听说过在安徽休宁县境内还有一座白岳。直到走上山脚的登封古桥,面对那一溜拉开的并不高峻的峰岭,我心里仍重重地打着一个问号:这就是白岳么?这就是与湖北武当山、江西龙虎山、四川鹤鸣山并称中国道教四大名山的齐云山么?

盛夏的阳光格外燥热刺眼,上山的游人寥寥可数,但默默地数着那一级级用桔红色的红砂岩垒砌的磴道,时而遇上一座飞角轻舒,造型古朴的小亭,倒也不觉寂寞。

在半山腰的一间小卖部,借喝汽水的机会,与店主人聊起了天。据说,齐云山古称白岳,自明代嘉靖皇帝敖建宫殿,钦赐山额后,齐云山才堂而皇之地叫了开来。山中有三十六奇峰、七十二怪崖、二十四涧胜景,清乾隆皇帝巡游江南时,曾誉之为“天下无双胜境,江南第一名山”。他颇为自豪地告诉我“要是你到过九华山,再来看看我们的齐云山,你肯定会投齐云山一票。”对此我半信半疑,一笑置之。

赭红色的磴道高挂在满山碧绿之间,显得幽静而深邃。没有谁和我对话,连蝉也懒得嘶鸣,只有一两声鸟语从阵阵松涛中款款飞来,算是与我低语。

磴道。山亭。小桥。突见石梁横出,去路欲断之处,一座石洞扑面而来,上书“一天门”三字。走过站满碑刻的天门,才猛然发觉自己是置身在一座酷肖大象的石岩之前,迎面那堵刀砍斧削般的巨崖之上,大书着“天开神秀”“齐云胜景”等摩崖题刻。举目四顾,联崖如城,崖头怪石嵯峨,势欲飞坠,五座仙人洞府摩肩接踵地挤在一起,各自供奉着自己的洞主。最令人费解的是真君洞,脚踏龟蛇的真武帝君居中而坐,神态各异的十八罗汉分列两侧,水火不相容的佛、道两教在这里奇妙地融为一体。

问及一位守观的道人,才算弄清了此中的原委。唐朝以前,齐云山本为佛教僧众建庵参禅之地,唐乾元年间,方士龚栖霞始在此筑室布道,辟谷修行。此后,两教互相排斥,各不相让。直到嘉靖十一年(公元1532年),明世宗降旨在齐云山敕建太素宫,并钦赐山额以后,道教香火才日趋旺盛,并逐渐挤走了佛教势力,齐云山也一跃而成为道教名山。这里,让十八罗汉当真武帝君的侍卫,看起来不伦不类,但留下了一段真实的历史,也算是道教徒的一大创举吧!

往上连跨两道天门,一条新月状的小街将我拥入了它的怀抱。还是那条赭红色的路,但路两旁的密密的树丛变成了一幢幢倚岩临涧,布瓦青砖的徽式民居,一些门额上还醒目地题写着“胡伯阳房”“孙叔一房”“汪太符房”等字样。真不明白,干吗要在居所上写上房主人的大名?

走进一家小店,匆匆用过午餐,然后斗胆说出了心中的困惑。女店主乐了,有枝有叶地道出了此中的掌故:在这条名叫月华街的小街上,山民与道人混居可说是最大的特点。最初,齐云山道教属全真派,道士全部出家清修。明代以后改奉正一教,道长带头娶了媳妇,并开始以家为观。久而久之,火居道士与贫民百姓比邻而居,和睦共处也就成为齐云山一大奇观。那些称作“房”的,就是现存的古道房。旧时的重阳节,上这儿朝山的香客曾高达两万之众呢!

迎着盛夏的烈日,我又独自一人踏上了去紫霄崖的山路。路没有白跑,天开石屏般的巨崖平地崛起,两崖之间青天一线,碑刻、题字挤满绝壁。据说最珍贵的是立在崖左,高约两丈的《云岩紫霄宫玄帝碑铭》,由明代江南才子唐伯虎撰稿,郡内名士戴练书写,里人朱云亮镌刻,被称之为“三绝碑”。然而,细察碑文,通篇不过是“惟神辅弼,国祚元穷,名山大川,爰建琳宫,金银照耀,琳碧辉崇”之类的颂德溢美之辞,实在看不出妙在哪里。不过,既出自于独步一时的唐伯虎之手,就凭此大名也可压倒俊才三千。

在这里总算是遇上了零零星星的几个游人,本想凑个伴儿热闹热闹,然而他们都选择了由一线天直上插剑峰的路。我却想一睹方腊寨的风采,又只好只身前往了。秀出天际的王老峰远远晃过,孤峰峭耸的独耸峰又迎上前来。明晃晃的的骄阳下,一条高挂山崖的狭长磴道轻轻地滑到我的脚前。一番审视、一番惊叹之后,我攀着用铁链、铁柱、石壁连成一体的路小心翼翼地登上峰头。镌着“方腊寨”三个摩崖大字的一堵丹壁上,以方腊为首的三尊高近三米的石雕像翘首而立,惊奇地注视着我这位独往独来的不速之客。

望归望,双方毕竟缺乏沟通。我也仅仅是隐约地记得:这位揭竿于北宋末年的农民领袖据说曾在此安营扎寨,并用空城汁退去百万官军。我并不真的相信此种传闻,但它却鲜明地体现了老百姓心目中的爱憎,故而我仍宁信其有。

一声长啸,虽未能赢得万谷回声,但登上独耸峰一小众山的感觉,为方腊之辈无力回天而萌发的感慨,已尽在此不言之中了。

走下方腊寨,穿过忽而袒露在绝壁之前,忽而深隐于岩腹之中的神秘走廊,忽见一座高耸云端,势若横空压来的奇峰上大镌着“最高峰”三个大字。据说齐云山的得名便与此峰有关,《齐云山志》所说的“一石插天,与云并齐,谓之齐云”的插天之石就是指的这里。“插天”固然是夸张,但纵目一览青山如黛,拱伏其前,田园村落,星散天际的画图,也不乏一种自身天外的感觉。

明代新安太守崔孔昕的那首《再游齐云岩》的诗篇写的就是这里么?:

西入天门步上台,

茫茫石径倚云开。

邀游浪迹归何处,

跨鹤扬州今又来。

由于时间的关系,齐云山的诸多胜景我无法一一领略,但窥其一豹,便生“跨鹤扬州”之想,此行不虚矣!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